Scars make us who we are.

#铁盾#Two Broke Boys 05

您的好友Bucky已上线
——————————

Steve在床上挣扎着爬起,鼻息间残留了一丝酒气,脑海里隐隐约约存了几个断片的画面,回忆起后便付之一笑,只觉得荒唐。
跌撞着走进洗手间,见Tony破天荒地在他前起床洗漱,一边刷着牙一边把脸凑到镜子跟前自我欣赏般地抚摸着自己的小胡子,忍不住轻笑出声,困意跟着消失散尽。
这就是生活啊——但Steve在水池里掏出家中唯一一个肥皂块后又试图放弃这个想法。

一个简单的构思在脑内翻滚一觉后渐渐成型,Steve用凉水胡乱抹了一把脸后注视着镜中的自己,被打湿的头发仿佛仍散发着Steve Rogers特有的光芒。他下意识整了整并不存在的领带,身形与记忆力西装革履的自己恰好重合,隐约里合为一体。
“我想了一下,或许现在是时候开始新……”Steve坐在餐桌前刚刚准备好措辞,就被Tony的一声“嘿”给打断了。
“我觉得你哪里搞错了。”Tony一边嚼着甜甜圈一边看他,“因为我确信这句话,我是说一模一样,包括'或许现在'和'开始新生活'什么的,刚进冬天时你就跟我说过了。我就像确信你的胸有D罩一样确信。”
Steve刚想开口反驳说自己的原意并非如此,自己的胸肌更没有如此夸张,仅剩的自控力拉扯住自己后才发现刚刚流畅如高中毕业演讲稿一般的思路再次成功地被Tony绕成一团糟,更可笑的是,Steve还很想笑。
事实他也确实这样做了。
Steve看着Tony郑重其事地舔掉一层甜甜圈上的糖霜,然后注视着自己像个蹩脚的综艺节目笑声配音演员(如果真有这么个角色的话)一样笑得卖力又失常,彻底丢失了全部严肃的情绪。
Steve花了两分钟平复情绪,然后用二十秒向Tony说明他刚才想表达的真实含义——
既然他的一切在布鲁克林归于零点,为何不由此起点从头开始?
Steve不确定自己是否表达清楚,也不了解Tony有没有确实理解自己的意思,但有那么一个瞬间,或许是他花了眼,Tony Stark的微微眯着的焦糖色眼睛闪闪发亮,像泼了黑漆的天空里跳动的星星。
他停留几秒后就继续说了下去,“其实我之前就想到,当初起点太高,看到的东西也就不切实际,实际上在布鲁克林没人知道我是谁,从这里起步合情合理,我想我们可以创业,如我所知的,Loki曾经也……”
Tony好像当真入神在听自己的想法,Steve不禁露出了个微笑,却没意识到对方的思绪早就离开了这个小房间,脑子里装的全是两人一二十年过后春风得意的画面。
在Steve结束这一席话后Tony只说了句“有待考虑”就回了卧室,留下Steve愣在餐桌前,没来得及看见Tony作势擦掉嘴上渣屑时试图掩盖的笑。

Tony一屁股坐在弹簧床上,用舌头舔去嘴唇上残留的糖霜,回忆起刚刚Steve对他说的话。“我们”,他确定自己没听错,并不知原因地为此感到愉快,不知道和这个巧克力甜甜圈有没有关系,总之他感觉很甜——就是那种——他好像从未曾有过的感觉。毕竟上一次听人同他说“我们”还是因为,好像是因为说起来他们窝在一个宾馆的老鼠洞旁边抽了一晚上大麻?
至于Steve Rogers需要Tony Stark和他一起做什么,这个问题,Tony挑起一边的眉毛,眨了眨眼。
管他呢。

一切突然间如此的顺利,除了Loki打来夺命电话表示圣诞假期还没开始以外。
见到Bucky Barnes时Steve正在柜台后面用记账本的背面当作草纸迅速写画着一些数据和单词,他打算给Tony一个惊喜,就是突然告诉他自己已经把一切准备就绪的戏码,尽管这也是他现在一直在做的事。
Bucky没有穿昂贵的套装,没有打宽领带,他甚至没有剃胡子,半长的头发随意披散着也不在意,穿着一件有些旧的皮衣和老式的纯蓝牛仔裤。他和这里如此的气氛契合,就如同每一个随意停留的布鲁克林一样,以至于在他咬着桌上柠檬水的吸管看向柜台后的身影时没有一个人在意。
Steve在新生活的遐想中对上了旧时世界炙热的目光,他无法控制地一颤,再次确认他看到的的确是那个Barnes。
他看到的,的确是在他身边长大到十八岁,然后跨越几乎整个美国只身在旧金山落脚的Bucky,Rogers家最忠实的合作伙伴之子,还有,他最好的朋友。
Tony端着牛排从正对视着的他们身边走过时不解地看向卡座上的深发色男人。
感谢地铁上那个天天都用iPad特大号字体看新闻的大叔,以及自己的偷窥癖,现在Tony明白了。
近日因Rogers诈骗案倍受牵连的Barnes家长子Bucky Barnes在Twitter上大肆讽刺个人生活,疑似欲与其父脱离父子关系,目前正中止了在斯坦福的学业,行迹不明。
又是Steve的资产阶级老朋友啊。Tony将牛排盘子放在柜台上,不轻不重恰好发出一声响。恰好能吵醒Steve,就可以。
Tony觉得自己不可理喻,他这次完全失去了Peggy来时自我调侃的兴趣,他确实感觉急躁不安,当他看见Steve坐在Bucky对面,Bucky握住了他的手时。
“你知道……”Bucky注视着他的眼睛缓缓说道,“我……”
“如果你是说你父亲也险些入狱,濒临破产,你的处境……我知道,你不用现在来找我,Bucky。”Steve浅笑着,长睫毛轻轻忽闪,仍如同曾经一般温柔。
Bucky也跟着笑了,“你还是老样子。他不让我去找你,我已经和家里闹翻了。在那种地方跟着他们苟延残喘没有意思。我是想来告诉你这件事……还有,Steve,”他清了清嗓子,“你应该懂我意思了。”
是啊,知他如Steve,此时还有什么可不懂的呢?同样是白手起家,他们是彼此的大雪天里焦黑的木炭,但凑近点燃,还是能生起一大团火焰。
Steve看向他,眨动着他长长的金色睫毛,眼神不可捉摸。
也正如同在不远处看着他们的Tony一样。

这是Steve人生第一次,面对于自己极其有利的情况摇摆不定。他想也许因为他应该劝Bucky回圣弗朗西斯科完成学业,也许是觉得两个再传统不过的前曼哈顿公子哥如此落不得怎样的好结果——尽管他又好像觉得都不是。这明明是上帝把他房产查封后丢回来的半扇窗户,是久违的命运眷顾,但他甚至平静如一滩水,从心头到指尖都没有一丝兴奋的颤栗。
“我真的需要你,Steve,你都明白的,我知道Peggy来找过你,但我和她情况完全不同,我……”
Bucky有些激动地直起身向前倾,Steve却仅仅是轻缓地回握住他的手。
“我知道的。”他说。

“Bucky,圣诞快乐。”






-花了很久调整状态,所有答应写的全部都会写完,只是需要一点时间,感谢每个仍然在看这篇文的小伙伴,更速问题我会尽力解决的,爱你们!

评论(2)
热度(11)

© 安如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