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ars make us who we are.

#虫绿#This Is Not a Love Song


狂吃老版虫绿,兰兰太好看了呜呜呜
—————————

“他是我最好的朋友,是我活在世上最重要的理由之一,我们之前产生过许多误会,但是最后都选择了和解与原谅……”
Peter Parker在自己的摄影集前题上这样的寄语——致Harry Osborn.编辑曾几次和他商榷这个细节,那个戴着金边眼镜的男人告诉他这段话苍白无力,毫无卖点,让走进书店的平凡人类再翻开书的第一眼就丧失兴趣。
但摄影师坚持着。
Peter的电脑里存着很多他和Harry的照片,难得一次舒适惬意的下午茶,阳光下抱着篮球的少年,当然,还有两人西装革履站在高中校门前的合照。Peter曾小心翼翼地把它们整理成一个相册放在桌面里,又斟酌着敲打上一个标题。
“记忆里的少年”。
Peter确乎没有独自点开这个文档的决心,或许某一天M.J也想起,然后他们会一同坐在电脑桌前,各自一边,悄悄抹掉眼角的泪水,然后拥抱在一起。
——但由于蜘蛛侠先生的一个无意,它就这么被打开了。

缩略图的第一行来自于Peter的旧相机。不太高明的黑白照片,光线过亮了些,构图也太草率了点,Peter记得那是自己拿着相机在校园里晃荡着乱拍着花草树木,却看到了取景器中那个漂亮的少年那般精致的侧脸。

可能时间刚好,你嘴角带笑。

照片很糟糕,其他的也是。Peter缩了缩鼻子,感觉一阵酸涩。他试图关掉电脑,眼睛却已瞥到下一行去。
那是Harry第一次带自己去他家的时候。


“嘿Harry,我真的不需要给你爸爸带些什么——”Peter坐在Harry小少爷的车里皱着眉探过头去问他。“我爸前天去了英国出差。”Harry捶了一下Peter的胸口,“你放心,反正他很喜欢你。”
Peter对上Harry的眼神,多少舒了口气。直到他和Harry纷纷斜躺在沙发上摆弄着游戏手柄且碰上提前回家的Mr.Osborn.
Peter暗中把手伸进Harry的T恤下摆,捏了一把他的腰。Harry笑着白他一眼。

Mr.Osborn心情尚可,他建议孩子们去书房里换换环境,并吩咐管家再添些点心来。
Harry将Peter拉到二楼,兴冲冲地关上了门。“我可是很久没来这里了——我几乎忘了我还会弹钢琴,这有几个键来着,Peter?”说着他们又笑作一团。
Harry磕磕巴巴地弹了一首MARIAGE D'AMOUR,Peter坐在他身旁背着夕阳看他。
或许是书房的窗户太久没打开过,Peter感觉闷得厉害,呼吸困难。然后他对上Harry的回望的目光。
“你试过人工呼吸吗?”他听见自己问。
Harry修长干净的手指脱离了琴键,他把手伸出却又不知道落向何处。Peter眨了眨眼睛,决定握住它们。
Peter把脸凑得很近——这并不会对胸闷有什么帮助,事实上这感觉变本加厉,但他还是这么做了。
他能感觉到Harry逐渐急促的呼吸,他能隐约听到对面这个少年同样有力的心跳,或许他也可以认为,Harry正有如他一样的感受。

敲门声轻响。
Harry有些尴尬地移开脸颊,抽出手拍了拍Peter的肩膀。
“请进。”他回复得彬彬有礼。


Peter不可抑制地想起那个无数次缠绕着自己不肯离去的梦魇,那个无法删除的黑色回忆,那个不能重写的糟糕的夜晚。
他只能无力地按压着那个年轻男人的胸口,明知道自己挽回不了一分一毫。这一次他听着男人从孱弱到消失的脉搏,抚摸感受着那个人一点一点被剥去的温度。他突然想起被自己遗落在记忆深处的某个午后,他问男人——“你试过人工呼吸吗?”
现在你应该试过了。Peter笑了笑,双眼通红流泪。


Peter反复跟编辑商讨三遍之后终于敲定,在这部以人文纪实为主题的摄影集末页放上那张稚拙的、曝光过度的、构图糟糕的少年的侧脸。
照片上方的留白处Peter用键盘敲打出一句话。
“我无疑是爱你的,兄弟。只是也许这无关爱情。”


评论(18)
热度(28)

© 安如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