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ars make us who we are.

#铁盾#Boom Clap 07


烟雾缭绕在车中,偶尔几缕随风向窗外飘去。后视镜中的那个人始终保持沉默,Howard突然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他将视线移向Steve离开的方向,感到一阵很陌生的无助。
司机没有看向他们两个,很识趣地转过透开向Howard所说的地方。Tony终于记起这是哪一处房子,虽然这里陌生到他很久没有想到过。
Tony觉得自己像个外来客。他要临时整理出一间房子,让保姆清理过桌上的灰尘,换一套新的床铺,翻找到全新的牙刷和毛巾。这一定不如随便哪家稍微有点档次的宾馆,配套独立卫生间和电脑与无线,不需操劳,价格公道。
他出门没有带充电器,也并不指望这里会有——Howard还在用黑莓,难道Howard Stark也需要等待Stark Phone发售吗?Tony掏出口袋中黑了屏的那款初代手机,背面那个金色的S标记反射的光让他眯了眯眼睛。Tony叹了口气,把它放到床头。
Tony不知道Howard现在正在想什么。他终于将他遍布整个世界的注意力分给了自己一点点,作为迟到二十年的补偿吗?别开玩笑了。Tony偶尔会替Howard觉得尴尬,其实这没有必要,他很清楚,但他完全忍不住这样做。他替他为此感到尴尬。

Steve回到公司的时候Bucky还在一边吃着李子一边用电脑看着什么综艺节目,眼皮一会儿塌下来一点儿,在半梦半醒之间硬是朝自己憋出来一句“好久不见”。
其实没有多久,Steve想说,他还想坐下来和Bucky谈一谈这些天,谈一谈那两个人——可是他只是看着Bucky轻轻闭上的双眼愣了片刻的神,然后脱下自己的外套给他披上。
好像也没什么可说。

Steve在十二点前独自回了家,因为Bucky哼唧着他已经习惯在公司过夜,这样还能保证他们的业务二十四小时不断。尽管Steve对他在睡眠中处理工作的能力表示质疑,但还是留他独自面对着办公室那台快被当作综艺转播电视的电脑前再待一晚。
他在Tony家那几日已经删掉了自己天还没亮就会大叫的闹钟,好习惯要放弃也很是容易,现在他很难摸着黑从温热的被窝里爬起,一觉睡醒就到七八点。
第二天早上Bucky是被敲门声叫醒的,他打开门对上那张Howard Stark的脸时猛地掏出手机,却没有找到一条预约消息。
“我来结束与贵公司的合作。”Howard说着,眼神不由自主地往手腕瞥了一眼,又匆匆挪开,像是尽力克制着自己看表的欲望。
“Mr.Rogers…工作很出色,所以我会在定金的基础上再转一笔钱,我的助理今天会处理完。”Howard对上Bucky的眼睛,轻轻一笑,同他完成了握手。
然后他道别,转身离开——他终于能正视自己的手表,从乘坐电梯到交谈完毕总共用时三分钟,还好。

Bucky刚一回屋就跑进洗手间照了照镜子,他将冷水扑到脸上确认自己的清醒,又在眼角找到一点异物。
在他想他该找到Steve,他们应该聊一聊——但Steve显然不是这么想的。
搞什么啊……他嘟哝着,又缩回了沙发里。
Steve在九点钟准时踏进办公室,没有背双肩包,穿着一件纯白衬衣和牛仔裤。Bucky上下打量了他一番,忍不住扯过他的后领拎到跟前,“关系破裂了?”他笑嘻嘻地问。Steve笑着推了他一把,然后见Bucky改了脸色,一本正经地给了他一个拥抱。Bucky拍着他的肩膀,三次,力道很轻,就像曾经的每一次Steve带着糟糕的情绪回到他们那个小宿舍时一样,就像Steve一直以来对他做的一样。关于这几日的离开,关于这次所谓的任务和工作,他们在此只字未提,却仿佛已谈过千言万语。
Steve的蝙蝠侠体恤和书包落在Tony那里,他没有再去取,Tony扔给他的衣服也没有必要再还。他换了一个公文包装平板电脑,偶尔还会有客户的资料。天气开始转凉,他在衬衫外面穿上西装外套,沦为这座城市芸芸众生中极不起眼的一个,坐在焦躁不安的高峰期地铁上,奔波去既定的地方,奔走在未知的方向。
Tony跟Howard同住的时间不长,便借着开学为借口搬回了自己的房子。洗手间的架子上搭着Steve的体恤,旁边还有一条他的毛巾。Tony转过一圈,突然发现这栋完全独立且仅属于自己的地域充满着另一个人的痕迹。
他很想翻找到手机通讯录里这个人的号码,或许他可以拨过去叫他回来——看他收拾行李吗?Tony发现这毫无理由,而且十分荒谬。打过去电话第一句话又该说什么呢?“你来拿你的东西”还是“过来陪我住”呢?不,也许应该是“好久不见,你在忙吗?哦,那你忙吧。”
他放弃了整理的念头,饮料瓶还是放在沙发、床头以及任意一个能放东西的地方,卧室的窗帘绝不透光,拉上它坐在实验台旁便分不清黑夜和白天,凌晨三点又何必入眠。

一切重回轨道,就像什么也没发生过。








-昨天答应更新,结果十点多不小心睡着了……我的锅!!!

评论(5)
热度(8)

© 安如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