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ars make us who we are.

#铁盾#Two Broke Boys 02

卸载喵盟,继续更新……

———————————
Tony很清晰地看见了Steve走进他家时持续了两秒钟的皱眉。其实这真的没什么,习惯住在三层别墅还带个花园配着游泳池的人能踏进门来立定站好,都是对他们耐性和接受能力极大的挑战。
但这也并不影响Tony觉得不爽。尽管他的袜子内裤堆在沙发上没洗,昨晚碰洒在桌子上的咖啡正在蒸发,椅子上还有一坨白色液体——Tony喜欢赖在沙发上,所以他发誓那不是他射的,得有三四米呢,又不是高压水枪。
Steve很快就调整好了自己的面部表情,仿佛什么也没发生过。他打开洗手间的门,试图在里面寻找一个洗衣盆什么的——老天保佑,这里面没有什么怪味儿。
“马桶抽水坏了,我一般都去楼下公厕。”Tony适时地在门外嘟囔。好吧。Steve耸了耸肩膀,还是拿出来了一个洗衣盆。
Tony跟在他身后,“嘿你是要帮我洗衣服吗?虽然我很感动,但也没法因为这个免掉你的租金——你知道,房东很可能会满嘴喷着烟味宰了我,真的。”
然后他看着Steve一件一件把他烂了个洞的袜子,压得看不出形状的内裤,快要长毛的T恤,还有那件生了虫的打底衫。“不Steve,不要放那件打底衫,你不会喜欢它的。”

后来Steve黑着脸把它扔到了楼下的垃圾车里。

十点时Steve提议说他要洗个澡,Tony耸肩对此表示同意,不过他忘了提醒Steve,这个小少爷可是空手而来。
并且把他的衣服都泡进了水里。
“Tony——”
半个小时后洗手间里传来一声无奈的呼唤,“能麻烦借一下你的体恤穿吗,或者睡衣,我今天出了点汗。”
Tony听闻后顺手关掉了论坛里一个路人的暗恋帖子,被动方是个“有着忧郁的翡翠色眼眸的黑发男子”,而她和他的“命中注定的三次相遇”都是在某个布鲁克林餐厅里。Tony觉得自己要呕吐了。
他哼哼唧唧地答应了一声,也不管那头有没有听到,就转到了自己的房间里,打开空荡荡的衣橱(这玩意儿对他真没什么用处,他怀疑上次那些虫子就是从这里冒出来的,好在他并没有看到很多虫卵什么的)。衣橱底下铺了两三层衣物,Tony翻出来看,发现是两件纯色背心和一条短裤。
这好像还是Clint找房期来自己家借住的留下的手笔,可惜那家伙待过一天就咒骂着这房子里的几乎每一个角落滚了出去,找到了之前和他勾搭上的那个美女——第二天Clint兴奋地打电话来跟他说他们睡了,Tony接着挂了电话。
虽然冬天在房间里穿这个冷了些,但能找到件能穿着睡觉的东西总归是不错的,Tony哼着小曲打开了洗手间的门。
里面传来一声惊叫。
当然不是大多女士遇到这种情形后的细声尖叫, 又没大汉们的吼叫那么粗犷些。只能说是声怪叫,大概就像是“嘿Tony,我在洗澡!你什么情况?”
Tony深深为自己的善解人意所折服了。
不过他还是被Steve推出了房门,有好且善意地。他甚至在那两秒之中盯了盯那个金发大个子的胸肌,真的不错,他几乎想伸手感受一下。

Steve穿着那件白色背心和短裤出来了。Clint买的背心显然不适合他的身材——胸口绷的厉害,腰部倒有正好贴合,线条好得可以,Tony简直要透过一层衣物看见整个Steve的胸部。
于是Tony眨了眨眼,皱了皱眉。
没移开视线。
Steve没注意到似的用毛巾擦拭着自己的金发,眼睛里泛着一层水雾,他有些迷茫地看了Tony一眼,“你去洗吧,Tony?”
Tony抿了抿嘴,张口就想询问这是什么糟糕的台词,却又觉得Steve似乎不那么适合自己这样的玩笑。他闭上了嘴,走进卧室。
“其实我会攒几天再洗一次澡,毕竟穿上那件洗澡还没留下那只流浪狗勤的工作服总能把你前一晚做的所有努力吞去——我是指洗澡,Steve。”
Tony的声音在关着门的洗手间里传来,闷闷的,Steve听着忍不住笑了出来。

Steve裹着毯子盘腿坐在Tony的沙发上,意外地发现Tony的笔记本电脑着实不算难用。他捂着眼睛点开了新闻,然后在指缝里看见十来条带有“Rogers”的标题,最温和的一条叫做“Rogers家的惊天骗局”。
他长长呼了一口气,放弃了打开Twitter的念头。
一切发生的太快太急,他在短短二十小时里需要接受自己身处二十多年的房子,自己最慈祥最让自己引以为傲的父亲,全部的一切都像泡影,他的确身处骗局且浑然不知。
他不想明白。
这件事让他也难以在他生长的地方继续立足,他甚至才刚刚结束自己的硕士学业——谁会猜得到那个在他生日晚会上拍着他的肩膀让他出门看看那辆崭新哈雷的父亲刚刚进了局子。
他猜测布鲁克林的消费或许会很低,于是他来到这里,然后手机和证件被摸了个彻底,然而当他皱着眉走向警局时警察竟然告诉他,“金发小子,欢迎来到布鲁克林。”
Steve拿起桌上的水杯狠狠吞了一口清水,试图把自己糟糕的思绪咽进肚子里。
该死,这是Tony的杯子。

但愿那个对他还算可以的深发色男人没有什么传染病。
或许很难。Steve抽抽鼻子,有一点点委屈。

Tony穿着背心从洗手间出来,发现Steve直勾勾盯着他并且稍显纠结的表情。
他低头看了看自己,没发现什么不对。
“呃——”Steve拧紧了眉头指指Tony的腿。
“哦,不太冷,我这就去睡了。”
Steve的表情并没有缓和,然后Tony思考片刻,明白过来。
他好像指的是自己的下体。
他的确只穿了条合体的内裤出来,单身汉的日常习惯,Clint可都没对此发表什么言论。
然后Tony拿起毛巾顺着腿擦到前胸,自顾自地走开了,似乎没看见Steve盯着自己大腿上部呆楞将近一秒钟的视线。

这天晚上俩人都感冒了。








-昨天女票考完啦,开心嘿嘿嘿~我这周末也要考试了,祝我好运♪(´ε` )月底考完✨

评论(6)
热度(24)

© 安如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