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ars make us who we are.

#铁盾#生日礼物(Tony生日贺文)

又名:内战?什么是内战?
无脑撒糖泼肉沫
————————————


Tony从伙伴们为他准备的派对上离开。大厦里的每个伙伴都送了他很棒的礼物——如果Clint送的那个和他等高的蛋糕也算的话。他是说,那很酷,只是自己不太喜欢吃甜食。
噢,对了,除了队长。
Steve从昨天就不见了。他曾皱着眉头问了三次众人队长去了哪里,Natasha耸着肩膀表示队长或许只是有事,Clint咀嚼着薯片嘟哝说队长已经成年了,他九十多岁了。
狗男女。Tony在内心翻了个大大的白眼。
如果说二十九日凌晨他在揣测队长会不会给自己一个惊喜的话,二十九日十点,他只觉得会有惊吓了。
他和队长刚刚确定关系,他几乎还沉浸在和美国队长在一起的兴奋里,他以为Steve会记得。
快步走回自己房间,他知道自己现在看上去糟透了,糟糕至极,他脸上被蹭上了一块巧克力奶油,头发微微被汗沾湿,失了原有的发型。他伸手扯掉自己的领带,揭开两颗衬衫扣子,然后伸手抹了一把脸。
他就像个刚被摔到生日蛋糕里的二十一岁寿星,只是长相过于老成。
Tony打开门,没有开灯,他把搭在手臂上的西装扔到一边,叹了口气。

“Tony?”他身边传来一个声音。
“操!”Tony喊出了声,伸手按开吊灯开关。
是Steve.
这么说不太准确。应该说,是在胸口抹满白色奶油,只在腰和大腿上覆盖了一层薄被子的美国队长。
操。
Tony又在心里说了一句。

“其实本来我想在昨天晚上过来,不过那个蛋糕被Clint吃掉了,晚了一些,不好意思,嘿Tony?我以为这是个好主意……”
“这算生日礼物吗?那的确是个好主意。”Tony说着伸手解开自己的衬衫扣子。
Steve Rogers正眼眶湿润面色微红胸口抹着大片白色奶油透出粉红色的两点,双手在白色床单上慢慢磨蹭着,看着他。
这是Steve Rogers啊。
Tony感觉自己大脑有一瞬间短路了,就像中了病毒的老式电脑,满屏幕只剩下四个字母。

他抚摸上Steve的肩膀,从锁骨一路向下亲吻着,吸吮着Steve的胸前的东西。
什么狗屁二十一岁的生日聚会,Tony绝对不认识刚才那个撞了屎的人。

Steve配合着Tony的动作,双手环绕过Tony的肩膀,在Tony用牙齿研磨的时候,在Tony的后背留下一个浅浅的红印。
他压抑着喘息,低沉又性感的呼气声同样全部收进Tony的耳底。
Tony一把将他按在床上,用手托起Steve的腿。

一切仿佛理所当然。

他们来了两发,将近十二点的时候队长在朦胧中从身后抱住Tony,“嘿……”
Tony侧了侧脸去看他。
“生日快乐。”然后Steve把脸凑到Tony的颈窝里,在Tony耳边呼着热气,“再不说就来不及了。”
Tony笑了出来。

第二天Tony问起这是谁的主意时,Steve支支吾吾没说出来个名字,在看见Tony低头仿佛陷入一番沉思的时候又低声开口。
“Nat……”
“意料之中。”
“和Clint.”
“什么!?”
Tony瞪大了眼睛看向Steve,“那他有没有……”
Steve赶紧摆手,“他只是帮着出了主意,还不小心把蛋糕吃了。”
Tony勉强地点了点头。

Natasha和Clint发现最近的Tony有些不太一样。他会关心自己的日常生活,偶尔好像还提醒他们早点休息,顺便帮着递了两杯咖啡。他们俩都有点毛骨悚然。

不过Tony却在一旁扬起半边眉毛微笑,毕竟,他们的确有一些好主意。









-最后还是撸个ooc甜饼子 毕竟我是妮妮痴汉 这周末蜜汁高产(摇摆

-偷偷搬一半桃子荧幕黑历史 嗯 真可爱

评论(4)
热度(40)

© 安如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