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ars make us who we are.

#黑花#喜欢你(5.21贺文)

黑瞎子被同学叫一声齐哥,自然而然,他的座位是教室最后一排的单人单桌。
解雨臣别号解大大,理所应当,他被老师安置在第二排的正中间。
黑瞎子坐在最后太不易安分,在某节英语课上他不慎把刚泡好的方便面整盆泼到地上后,班主任谨慎考量半日,最终决定把他弄到第二排,不在让他脱离监管,兴风作浪。

黑瞎子就这样成为了解雨臣的同桌。

老师要求过调换位置后黑瞎子抱着一摞书就径直过去了,他全数把书塞进桌洞,然后一屁股坐下,连个书包也没拿。
解雨臣抬头看了他一眼,黑瞎子天天就这样空手回家吗?解雨臣回想片刻,发现自己脑子里压根没出现过这个人的身影。
解雨臣习惯很早就用冷水把自己泼醒,睁大双眼强迫自己适应晨光。他会在六点四十五分进班,从桌洞里拿出一本五三,一言不发地做着写题。
黑瞎子则是个迟到侠。他会在七点五分或更晚一些时候拿着面包或者方便面进班。班主任总是喜欢问他是不是初中生,因为她女儿也是这个点儿上早读。
过惯了塞着耳机在最后排打游戏的日子,这会儿换了位置,黑瞎子把IPad换成了iPhone,把耳机线随便一卷扔进桌洞,然后低着头把手机开到静音后搭在腿上,继续打。
不过起码他真的放弃吃方便面了。

从换位那一周的周一开始到周五,黑瞎子记得他跟解雨臣说过的唯一一句话就是问时间。不怪他,充电宝借别人了,屏幕上白底黑苹果一闪而过黑了个透彻,教室的表仍然在报修却没人来,好吧,他猜大概还是怪自己,在报修板这条下面加了个“修表工的脑子”。
不是说解雨臣无趣,更不意味着黑瞎子不善找话题,只是本来就毫无交集的两个人都心知肚明,没什么好说,不必说。
周末两天的自修黑瞎子都没来,解雨臣换了一本习题集,心无旁骛。

大概是四月末的一个周五下午,黑瞎子正排队买饭的时候突然被塞进手里一个饭盒,粉红色的,还带着温热。一个女孩慌乱地垂着脸说是自己所做,然后快步走开。黑瞎子还没看清他的脸,戴着口罩的老板却说,“盖浇鸡腿饭多放肉,做好了旁边拿。”
就今儿个想开荤,浪费粮食了吧?
黑瞎子翻了个白眼拎着俩饭盒回了教室,教室里零零散散有几个买好饭回来吃的人。黑瞎子把俩饭盒往桌上一摆,瞥见了正埋头做题的解雨臣。数学老师一大早就发了套卷子,说是近日总结的精华,四道大题,当日全部的作业。
据说这是难中之难,黑瞎子不置可否,反正他只能自称自己数学水平高于小学生。
不少人在用目光将试卷扫描一遍之后就选择了放弃,偶尔几个学霸也表示等晚自习再攻坚克难。解雨臣显然是把任务提前,黑瞎子看见他已经写满了半页试卷,旁边的演算纸密密麻麻写了一片。
人才啊。
黑瞎子咂咂嘴,将刚买的饭向身边的人一推,“没买饭?你拿着。”
解雨臣抬起头看了一眼他,有一点茫然,缓了缓才开口,“啊,谢谢,不用了。”
“我买多了,吃吧。”
黑瞎子说得漫不经心,又掏出手机,边拆着粉红盒饭遍摆弄着手机玩,吃到最后班主任都进来看自习了才发现饭盒底下还夹着封信。
“为什么在四月表白啊,因为春天吗?”
他笑了笑,把信塞进了桌洞。

五月到了。
白天永远高于二十摄氏度的温度和下了太阳就骤冷的温差让大家都有些浮躁,黑瞎子每天下午都会帮周围的人买五六杯加冰的柠檬水,偶尔还被塞点小费,他倒是乐得跑腿。有时候买多了他就推给解雨臣一杯,连着两次没拒绝成功之后解雨臣也就无可奈何地跟着收下。
有一天晚自习被黑瞎子翘掉,解雨臣抬眼向他的位置看了一眼,他记得黑瞎子几乎没在这个时间离开过学校。
九点的时候他收起作业抽出习题,摊开空白的一页后起身去了洗手间。刚一进门险些撞上一个人,身上粘着血,正双手撑在洗手池前大口喘息。
解雨臣下意识要转身离开,洗手池前的男人却抬起脸看他,“解雨臣,是我。”

黑瞎子。
解雨臣一愣,还是走出了洗手间。他飞快地向楼下跑,又从一楼回来——还好,医务室里有人。
他拿回来了碘酒、棉棒和纱巾,校医务室也就只有这些小东西。
迎着黑瞎子注视的目光,他拉过黑瞎子胳膊,打开水龙头冲水。
黑瞎子笑了笑,“我还以为你会问我怎么回事。”
“不想说就不说。”解雨臣只这么说。

黑瞎子还是开口了,“一混球打架叫人过来帮忙,那几个打完才发现他们老大是我一兄弟。估计没下次了,没事儿。”
“嗯。”解雨臣闷闷地应。

后来两个人谁都没有说话,解雨臣给黑瞎子包扎完之后黑瞎子拍了拍他的肩膀,“我这样就不回去吓班主任了,明天见。”说着他打开门。

“别再打了。”解雨臣说。
黑瞎子停下脚步,回头看了一眼,“嗯,记住了。”

第二天早上解雨臣在桌洞里发现了一大包零食,他看向身边时,黑瞎子朝他笑得灿烂。
“你来挺早。”解雨臣开口,轻轻一勾嘴角。

好像是从那天开始黑瞎子就开始天天给解雨臣捎饭带水没有间断,解雨臣则会趁他不经意间把钱塞到他的口袋里。有次他摸到一包烟,掏出来跟黑瞎子亮了亮,丢进了他的桌洞。黑瞎子举起双手作投降状,笑得露出一口白牙,很是好看。

五月二十号那天班里几对小情侣腻腻歪歪地送起礼物,黑瞎子放下手机,看着身边的人,想到什么似的笑了笑。

五月二十一号的下午,他很难得地没有翘掉周末自修,解雨臣进教室的时候他从桌上拿起一盒心型包装的巧克力,塞到解雨臣手里。

“今天是五月二十一号。”他说。

解雨臣收下,双眼看向他。他好像也笑了。

“我知道。”他说。

春天都快过去了,当然要表白啊。



-快去表白啊(正直
-七月前最后一更啦,决定用下去这个号,谢谢之前小伙伴们贡献的热度w


评论(3)
热度(16)

© 安如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