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ars make us who we are.

海棠

民国设定
算命瞎 小老板邪

算命的老齐养了棵海棠,就在他小屋坐落着的破院子里。也不知是什么品种的,粉红粉红的惹人怜。上回儿给他算命摊儿边上茶房记账的小吴凑过来看,煞有介事地说这是叫什么解语花,估计是宝鸡引来的种。

老齐也不在意,就这么伺候着。小吴有时候见着他,还笑话他,"你说你一个半瞎的人,养这一盆海棠,配吗?"老齐就笑笑,"配不上。"转天,该怎么料理,还怎么料理。

北京的夏,热得让人难忍。每天老齐穿着件黑布褂子,都出汗到快脱水。等夜深一些,可就又凉快下来。他光着脊梁坐在院里,旁边就是他的海棠。偶尔他也嘀咕些什么,像是梦话,淹没在静谧深沉的四九城的夜里。

夏天好歹是要过去了,老齐也不再汗洗褂子,小吴也又凑过来了。"哎,我说老齐,你那海棠,可还在吧?"

老齐不明就里地点点头。

"我跟你说,解语花的果子,一等一的好吃!又酸又甜,那滋味儿……"

老齐没听他说完,就把摊子收了,夹起东西回家走,像是怕小吴这种觊觎他海棠果子的人把他果子揪了去。

"哎,老齐,老齐,你别走啊!别忘了叫我吃果子!"

老齐没搭理他。

当真入了秋,便是一个大字儿,冷。这种北方城市,一热便热得放肆,不必南方少几分烫,若说要凉下来,或许隔日就得裹起棉袄。

这条街上的行人日渐少了,茶房倒还有固定的几个来客。小吴劝老齐换个地方,或是来茶房做个帮手,日子都好过些,"反正现在也是做些坑蒙的事,你何必呢",小吴说。

"不,我就是个在这儿算命的。"老齐回话。

小吴摇摇头,一副看他无可救药的模样,进了茶房,过了两分钟,又给他端出来一小碗茶。"就不拿别的了,现在茶房日子也不好过,老板不让。"

老齐点点头,接过茶,低头呷着。茶很烫,不过在这样冷的天气下也不是什么问题,喝到最后,已经是凉得让人发颤了。

离过年一日日地近了,街上也有了几分喜意,一年到头,功成名就的,小有所成的,趁着过年四处转转贺声好,行了俗礼,还能赚几声羡慕。就是整天无所事事的人,也都挤出点或者偷来抢来点小钱,置办置办年货,准备团圆了。

那是对有家的人,比如小吴。"我爸妈在农村,就我一个儿子呢!呃,可能是我克弟弟,生了俩,都死了,不过他们疼我,也没搞那些神神叨叨的麻烦事儿。我现在能在茶房算账,他们高兴着呢。哎,你给我算算,我是不是命中有什么煞气啊?"

老齐摇头笑着说,"小小孩子,哪来什么煞气。我看你命好得很!"

小吴看他兴趣缺缺的模样,也没再逼他算命,倒是从包袱里抖出些吃的来,"你留着过年吃吧!你看看,我都没吃你那海棠果,还给你过年!"

老齐垂下头,也不知道这是过得哪门子年,不过也一一收下。

这个年,冷得骇人。贫苦人家,一家一家地冻死,小吴大年初一早上,捂在被子里,惦记着老齐,还有他的海棠。他这次没再想那海棠果子了,光想那粉红的花,和那个戴墨镜的老瞎子,好像一点也不别扭,特别配。

乡下人极讲究"年",不过小吴随便找了个借口,才初几就跑了回去。他来到那茶房对面,摊子不在。他又追去那小院子,海棠还在。不是花期,仅是枯在盆里,怪可怜的。

他喊了声老齐,却没人应。屋里没人。

他意识到老齐不在了。

多半是死了,总之是不在这里了。那个算命的,张口闭口不谈命,却总是神神叨叨。老吴这样想。

第二天,果真也没再见着老齐。

后来他都没有见到他。他替他守着这海棠,他不知道那瞎子为什么养他们,但若有人问起,他管它们叫"老齐的海棠"。他想,说不定呢,有一天,老齐又回来,他就可以冲着老齐说,"哎,我照顾着你的海棠呢,一个果子也没吃!"

-群作业2333



评论

© 安如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