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ars make us who we are.

#黑花#不叫一月二日


 

 

(一)

 

黑瞎子无奈地看向面前脸颊微红的解雨臣。他知道这人本就不会喝酒,避不了的应酬上那些酒量不过是硬灌出来,这次又一块喝酒,果然还是老状况,自己没什么感觉地就灌倒了他。

虽说酒量不够,解雨臣酒品还是相当不错。几瓶啤酒下肚,只是困得不行,趴在桌上枕着黑瞎子的手就睡,不吵不闹不丢自己的脸。黑瞎子实在看不下去,拉起他,把胳膊搭上自己的肩,半搂半扛地把他带出小包厢。

好不容易把他带到自己那辆小路虎的副驾驶座上,解雨臣眯眯眼醒了过来。“带我去哪?”他打个哈欠问道。“不早了。送你回家。”黑瞎子动作娴熟地给自己和他系上安全带,顺口说。解雨臣不禁目光嫌弃,眼角瞥向他,“你知道我家在哪?”

沉默半晌,黑瞎子举双手作投降状,“好好好,咱去老地方。”

酒店离这接近市中心的路段是有着一段距离,本来黑瞎子今天把他约出来也没发泄什么欲望的意思,难得,二人闲暇,没什么利益或者生死纠纷,小聚一下罢了。不过要是能顺道做点事情他自然没有意见,反正,做惯了嘛。

不知怎么的,车开起来解雨臣就继续睡了过去,黑瞎子叫了几遍也才勉强维持他个半梦半醒的状态,还醉得厉害。“真不懂我刚才怎么要和你喝酒。”黑瞎子自言自语地摇摇头,锁好车,看周围实在鲜有行人,干脆把他一个横抱进了酒店。

又是个崭新的房间,和前些日子那个布局没有两样,黑瞎子把解雨臣轻轻放到那个靠窗的床上。刚转身要去洗漱,就被他拉住,“别走。”“醒了?”黑瞎子皱眉。他转回身,蹲下握着解雨臣的手。脸上潮红未退的解雨臣嘟囔道,“瞎子。”

 

“再几年……我想离开这里。哪里都好,环游世界,用我一共的积蓄……你愿不愿意……和我一起?”他有些语无伦次地说着,吐字并不清晰,像在说梦话。

黑瞎子看向他那闭着的眼睛,微微颤抖的睫毛。

“我……喝多了。”解雨臣松开黑瞎子的手,嘴角向下一抿,指甲用力掐着掌心。

看见他掌心那道红印,黑瞎子轻叹口气。

 

(二)

 

“老板,那个,这一阵子,我得回老家结婚。”

“找着姑娘了啊,那祝你新婚快乐,我给你准个假。”

“不,老板,那个……我们两家里商量了商量,我以后可能要回老家发展了,所以我今天是想……”

 

吴邪哼着小曲走进了解雨臣办公室,“哎,解老板,好久不见嘛。”解雨臣听见他说话,松开本在桌上撑着脑袋的胳膊,抬眼看向这位久别的发小,急忙站起来离开办公桌“啊,对了,你说过今天要来,我这记性真是……”
“看你魂不守舍的样,你干的差事准是没我这自由兵清闲。”吴邪笑着说。“哪里,我就是差了分拿家里钱捣鼓自己活计的勇气,你这状况也好,你爸不是早就想让你躲开家里那盆脏水。”

“得得得,是你有理。中午咱俩久别重逢的,哪有不找个好地方搓一顿的道理?放松嘛。”吴邪耸肩。

解雨臣看出来,他这发小是和以前不一样了,压在心头的事被铲除,活得没什么负累。

“十一点了,这就走吧。”说着,两人起身走下楼去。看着解雨臣掏出车钥匙打开车门的动作,吴邪忍不住挑眉调侃道,“我上次来的时候那个载着我逛了一圈的小助理呢?一年不见你就这么公私分明啦了?”解雨臣摇摇头苦笑说:“人家回老家了,我又换了个人开车,结果,哼,平时工作就那样吧,一开起车来,敢插缝敢超车敢骂人,一个急刹车差点撞我头,现在连着换了不止一个了也没多舒心的。”

“那你挺不易的,现在来应聘的那些小孩是够浮。”吴邪没心没肺地笑着。“怎么,你有好人选?我可是挺需要一个,没看我现在都自力更生了吗。”他极别扭地倒车,开出了停车场。

吴邪沉默了一会儿,缓缓说,“可能……还真有个合适的。”

 

(三)

 

“吴邪,你说的人……”
“一会儿就到,准保靠谱。不过他最近没什么机会碰你这种型的商务车,好像开惯了路虎,你得让他适应适应。说起来,你和以前一样让他干着助理的活也差不多,还能额外抵个保镖。”吴邪大气不喘地说。

解雨臣撇撇嘴,对他的描述有点儿不抱希望。

这时候,一辆黑车汽车停在饭店大厅的门口,透过落地窗,解雨臣看得一清二楚。“这不是黑……等等。”他瞪起眼睛看向吴邪,“你不会是……?”吴邪得逞般一笑,看向窗外。黑瞎子穿件黑色衬衣,外面少见地搭了件小西装。他勾勾左手,示意他们出来。解雨臣还在刚才的诧异中没能缓过劲来,吴邪夺过他的车钥匙大步走出门丢给黑瞎子,黑瞎子没用多少功夫便把那辆同是黑色的奥迪开到刚走出门的解雨臣面前。
 “上车吧,我觉得我可以免试。”

解雨臣犹豫了一下,还是打开车门坐上副驾驶的位置。“你……”

黑瞎子轻笑一下,把脸凑到解雨臣耳边,“我打算安稳再过几年。”他顺势拉过解雨臣的手,用指甲抚摩着解雨臣的掌心。

“我大概是打算去环游世界吧。”

 

解雨臣别过脸去,沉重地呼吸了一声。

“得谢谢吴邪,他还记得我上次和他闲聊的话,够感人。抽空再补请他一桌?哎,对了,吴邪人呢?”

解雨臣从车窗往饭店门口看了看,回过头。“好像……弄丢了。”


临时兴起写了篇疑似跨年文续篇的东西(虽然真把它当后续蛮low的)看着开心就好



评论
热度(1)

© 安如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