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ars make us who we are.

蓝色妖姬


那天下了小雨,微凉的天气十分惬意。我没撑伞,往山上走去。

山后是一大片墓地,很少有人会去那里。我并没有在意,不知不觉也就走到了那儿。

到那之后我才惊讶地发现,墓园的西边竟然有一个小花园。花园的铁门被蔷薇缠绕,几乎看不出来。门并没有锁,我也就走了进去。

花园中有一个人。大概是这里的园丁吧。他蹲在一盆叫不上名字的花前细细端详着。

“Hello?”我试着打了个招呼。他抬起头看我,这竟然是个年迈的东方男人。“你是中国人吗?”我轻轻问道。他朝我点点头,站了起来。

“你怎么会发现这里?”

“我来这边散步,发现这里的门没锁。是不是打扰了?”说着,我往后退了一步。

“不,你可以呆在这里。这里除了我,已经很久没有来过其他人了。”他继续蹲下,仍端详着那盆花。

除了那盆花,院子里大多种了红玫瑰。深红的颜色,艳得漂亮。

“这是什么花?”我凑上去问他。

“你没发现这花和旁边的红玫瑰差不多样子吗?”他偏着嘴角笑我。

“蓝色妖姬?啊,乍一看真是没看出来。”我也笑起自己来。

我记得蓝色妖姬的寓意关于相守。好像还有一个很美的故事。老人像看破了我的心思,他说:“单枝蓝色妖姬的花语,相守是一种承诺。不过这都是你们年轻人搞得东西了,我这种老头子可没这个浪漫劲儿。”

“那你为什么会种这么一株摆在这里?”

老人愣了愣,一时没说话。气氛一下尴尬到极点。正当我先再说点什么打破沉默的时候,他缓缓说了一句,“He loves blue enchantress.”

这回轮到我一愣,远在异乡看到一个这样子中文溜溜的老人,一时竟然忘了这里是美利坚,他说不定也是在这儿有几十年了,英语都能算母语。

“He?”我问道。

“没什么。你看看,我糊涂得快话都不会说了。”

做一个自由撰稿人带给我最大的收获就是明白每个人的人生都是篇小说。我觉得我身前的老人更是如此。

“给我讲讲你的故事好吗?我是个写东西的,没东西写,快吃不上饭了。”

老人看了看我,今天出门本就只是随性,我穿了件白色长袖上衣,雨迹斑斑点点地很是显眼,一条洗得发白的修身牛仔裤,以及一双破旧的Nike运动鞋,他好像是确认了一遍我的话。

“乱七八糟的陈年旧事了,要是你能靠这个赚钱买双新鞋我就讲给你听吧。”

 

他的本姓是郑,相比起那个拗口的英文名字,他更喜欢别人叫他老郑。

他和一个叫Joe的中美混血从小就是邻居,他们一直在一起玩。

Joe很喜欢玫瑰,最喜欢的是蓝色妖姬。

老郑在他们都是二十四岁的时候被父母近乎逼迫地要求恋爱结婚。他拒绝之后离开了家。

后来老郑找到了这个花园,他在这里种满了玫瑰。那个时候他并没有找到蓝玫瑰,但他在Joe得生日那天背对着一大片红玫瑰前向Joe说,“I love you.”

Joe笑着看他,说他总喜欢开玩笑。然后Joe说,“I love enchantress.”

后来,不久的时间,Joe去了很远的城市,娶妻生子。

老郑在这里种下一株蓝色妖姬。

 

他的故事结束了,我和老郑道谢,然后道别,走出了园子。

但实际上,我很想问他,为什么这么多年,园子里仍是那么一大片红色的玫瑰,而唯有一株蓝色妖姬孤零零地立在那里?

是不是因为那一声“Ilove you”的见证和单枝蓝色妖姬的“相守是一句承诺”?

老郑还一个人在园子里,唯有那一片红玫瑰和一株蓝色妖姬陪他相守此生。


看三十题的时候突然想写这种类型的故事,但写着写着就和三十题完全不一样......所以不是三十题了哦,咩

一会儿要去学校,我到底在暑假最后一天写了什么奇怪的东西......?

2014.8.31

评论
热度(4)

© 安如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