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ars make us who we are.

#黑花#杀了你


初夏的风穿过半掩着的后门拂过黑瞎子的脖颈。风是热的,并不凉快。整个教室都伴着炎热散发出种死气沉沉的气氛。

黑瞎子记得那是节高中的英语课,快退休的老太太在讲台上喋喋不休地讲着一篇无聊透顶的课文。关于保护动物。“我们不能杀害它们,它们是我们的朋友……”偏偏老太太戴着的扩音器格外卖力,吵得黑瞎子无法入睡。

他前倾过身,手伸进前排解雨臣的桌洞,顺出台手机。动作分外流畅自然。解雨臣撇撇嘴,像是对他的行为习以为常,也没说什么,两眼还是盯着黑板上密密麻麻的板书。

黑瞎子看到了解雨臣笔记本上两个连贯的单词。“Kill you”,准确来讲这是个短语。刚一看到时他愣了一下——“杀了你。”不过马上又恢复常态。

只是个笔记。又不是写给自己的。

 

毕业后再一次见到解雨臣是在一个高考讲座上。解雨臣作为前辈传授学习经验。

黑瞎子凑巧顺道进去听讲座,凑巧遇到解雨臣,凑巧再次看到那个短语。“Kill you”。他依旧没认真听依旧试图睡觉依旧未能得逞,依旧把视线定格在了那个莫名的短语上。这又讲了什么?他在分享自己高中的笔记吗?还是保护动物的课文吗?这次是白板了,黑瞎子看着那两个单词,只觉得一头雾水。

手表显示着12:30,黑瞎子摸摸自己的肚子。饿了。

然后他离开讲座会场出门买了个肉夹馍,没再回来。没和解雨臣打声招呼。

“好的,感谢解同学所讲的英语学习技巧,希望各位家长同学能够——……”

会场内主持人的声音透过扩音器隆隆作响。黑瞎子已经走远了。

 

最后一次见解雨臣是在伦敦,雨伴着血,顺着发尖滴到锁骨,肩膀。

黑瞎子笑着看解雨臣。解雨臣拿枪抵在黑瞎子的太阳穴。周围是解雨臣的弟兄们,都拿着枪将两人围在中间。若不是一双双充满杀意的眼与一把把真材实料的枪,他们可真像警匪片的路人甲。

“Kill you.”解雨臣几乎是从嗓子里挤出这句话。黑瞎子还是笑。

不会有没有意义的事情在我们的生活中发生,相信每一件事都有它存在的价值。——脑子里突然就蹦出这句课本腔的话来。

比如伴随我们十年的“kill you”,对吧。

 

杀了我。


注:

三十题练习,题目来自网络作者未知。角色出自《盗墓笔记》。

类似于脱线的文风,今天的自己也萌萌哒。

2014.7.9

评论
热度(1)

© 安如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