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ars make us who we are.

#铁船#无题


杰克斯派洛将他的全部爱情寄存在了年轻的铁匠身上。
他在等那个铁匠变老,然后他就能取走他的爱情,肆意浪迹海上,漂泊四方。后来铁匠沉进水里,他想他的爱情也散落在了整片海洋。
这很好。他继续生活,带着朗姆酒,黑珍珠号,整日嘀嘀咕咕的老船员,和一个变得空荡的心脏。
再后来他终于又能见到铁匠。
他想他总算可以取走本就不该留在那里的东西,直到他看见威尔没有变老的眼睛,像二十年前一样清亮,一样注视着没有他的方向。
狡猾的铁匠。
杰克斯派洛笑了笑,又给自己灌了一大口朗姆。
他发现铁匠终于把他那一点点可怜的爱情锁进牢房,永不斩首也绝不释放,晾在正午毒辣的太阳下,丢在深冬的冷风中,看它一点一点萎靡,老去,却永生。
可铁匠甚至没看向他。
杰克斯派洛喝着酒。他又要启航,要漂泊,要在海风也和煦的午后躺在甲板上晒太阳,要在把全身上下最后一颗金币也花光的窘况里沾上一身雨后的泥泞,一个人。他又要尝试着醉去,尽管他一直在失败,或者他一直活在酒精的麻痹里。他又被辛辣所刺激而呛出大滴眼泪,滴在没人留意的沙土里,并又觉得心脏隐隐抽痛,也顾不上关心是否自己命不久矣。
他要去找个最火辣的计时女,他会要她从自己洗干净的后背开始舔抵,然后给自己来个爽得要命的口活,在临近高/潮的时候他要用朗姆酒堵住自己的喉咙,而且淋满整张脸。这酒太辛辣,他的眼睛已经要因此而湿润,他可不想让别的什么滴落下来。然后他会射/出来,但他不想去操任何一个屁/股。他离开,心脏停止抽痛,他觉得一切还是老样子。
杰克斯派洛再也没有心,没有爱情,他觉得身体无比轻盈,自己简直就像只小巧的麻雀,要扑向这旷阔的除了硕大落日再看不见一点生灵的天空里去。








等着被河蟹的小短短,可能是人生第一次零热度,看完加5世界都在刷萨杰的时候我为什么要???
不管,铁船无比好吃
顺便为这么久没有发东西说声抱歉,马上回来

评论(5)
热度(34)

© 安如山 | Powered by LOFTER